Menu

涉1.5亿元民间借贷 莱美药业实控人股权遭冻结涉1.5亿元民间借贷 莱美药业实控人股权遭冻结

涉1.5亿元民间借贷 莱美药业实控人股权遭冻结
本报记者伍月明曹学平广州报道  实控人突遭司法冻结,莱美药业频频自救。  7月17日晚,重庆莱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实控人股权冻结的信息,公告透露公司股东邱炜、西藏莱美所持全部股份,邱宇所持的95%股份,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直到2022年7月才可解冻。  值得注意的是,加上此前被冻结的股份,邱宇所持有的全部莱美药业股份均处于冻结状态。  尽管对于邱宇、邱炜、西藏莱美医药投资有限公司股份冻结的具体原因,莱美  药业尚未在公告中说明。但《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的被执行人信息显示,邱氏兄弟、西藏莱美股份涉案共计1.5亿元,其案由为民间借贷。  上述股东股权冻结是否对莱美药业经营状况有所影响?  莱美药业董秘崔丹回应称,经征询公司控股股东邱宇及持股5%以上股东西藏莱美、邱炜,本次股票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系邱炜、邱宇及西藏莱美与相关方合同纠纷所致。  崔丹表示,本次邱宇先生及持股5%以上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冻结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直接影响,公司董事会将积极关注相关事项的进展。  涉1.5亿元民间借贷  莱美药业成立于1999年,2009年10月登陆资本市场,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医药企业,公司主要业务为医药制造。公司主要产品涵盖抗感染类、特色专科类、大输液类、中成药及饮片类等。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邱宇为莱美药业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2.71%,其次为邱炜,持股比例为6.52%,而西藏莱美则持股5.95%。值得注意的是,西藏莱美同样由邱宇执掌,持股比例为100%。  7月17日晚间,莱美药业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邱宇累计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的公司股份约1.84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2.71%,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100%;邱炜累计被司法冻结的公司股份约0.53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52%,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100%;西藏莱美累计被司法冻结的公司股份约0.48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95%,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100%。  对此,莱美药业表示,本次邱宇及持股5%以上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冻结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直接影响,也未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产生直接影响。本次冻结涉及的股份存在被执行或非交易过户的风险。  《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被执行人信息发现,莱美药业股东涉及的主要是两起案件。其一,邱宇、邱炜、西藏莱美三者均被列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案号为沪01执697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该案执行标的额为5000万元。  其二,邱宇、邱炜还被列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案号为沪01执696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该案执行标的额为1亿元,案由显示为“民间借贷纠纷”,债权人为李蓉倩。在该案中,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向邱宇、邱炜下发了《限制消费令》。  法律方面人士告知记者,通过上述被执行人身份证号与年报中显示的股东信息比对,存在多个信息的吻合,可以确定是同一人。  记者就此向莱美药业求证,崔丹并没有直接应答,仅仅表述为,邱炜先生、邱宇先生及西藏莱美与相关方合同纠纷所致。公司董事会将积极关注该事项的进展,并督促邱宇先生、西藏莱美、邱炜先生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崔丹表示,本次邱宇及持股5%以上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冻结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无直接影响。  莱美药业搬“救兵”  实际上,就在莱美药业实控人陷入股权冻结前不久,莱美药业屡屡搬来“救兵”。  7月8日,莱美药业与重庆市南岸区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西藏莱美与重庆民营企业纾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分别签署了《战略合作意向协议》。  根据邱宇与南岸城建签署的意向协议约定,邱宇拟将其持有公司约1.84亿股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南岸城建行使;根据西藏莱美与纾困基金签署的意向协议约定,西藏莱美拟将其持有公司0.48亿股股份协议转让给纾困基金。  记者了解到,南岸城建归于重庆南岸区财政局旗下,其财政局持股84.46%。若转让最终完成,则南岸城建可能成为上市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  7月15日晚披露,莱美药业公告称,百年壹号及岳巍持续看好莱美药业未来在医药行业的发展潜力,百年壹号、岳巍或其关联控股方承诺未来拟出资不超过2亿元的资金。  尽管公司连连自救,但不可忽视的是,公司主要股东高比例质押现象较为突出。数据显示,邱宇已将其所持的1.84亿股股份质押,质押比例达99.91%,西藏莱美更是将所持全部莱美药业股份质押,质押比例为100%。  据莱美药业2019年半年报显示,预计2019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56亿~0.61亿元,同比下降24.46%~30.66%。  崔丹回应,2019年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2018年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81亿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额为0.51亿元,主要系公司出售所持有Athenex部分股票产生投资收益0.44亿元所致,2018年半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31亿元。  “伟哥”产品进展未知  莱美药业一直以“伟哥”概念受到市场的关注。  2019年2月18日,公司全资子公司莱美医药与长春海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他达拉非片中国区授权协议》,莱美医药取得了海悦药业关于他达拉非片所有品规在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  然而,从莱美药业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并未有提及他达拉非片的进展情况。  据年报提及,继埃索美拉唑肠溶胶囊和纳米炭混悬注射液后,他达拉非片有望成为公司下一个重量级大品种。目前发展情况如何?  崔丹对此回应,他达拉非是一种口服的PDE5抑制剂,在常见治疗ED的药物中,他达拉非销售潜力较大。与西地那非和伐地那非相比,他达拉非临床优势明显,2017年他达拉非全球销售额39.4亿美元,增速快于西地那非。鉴于商业保密原因,目前不便公开他达拉非片的销售情况。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